位置: 首頁 > 媒體報道

人民日報客戶端:被退學後,他又考回了母校

發布日期:2019/09/17 點擊量:542


被退學後,他又考回了母校

中國青年網2019-09-16 18:13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訊(通訊員 黃紅焰 梁忠厚 淩宏偉)2019級新生報到伊始,湖南環境生物職業技術學院園林學院2019級園林景觀設計專業班主任謝光園老師拿到新生名單時一愣,好巧啊,怎麼又有一個叫譚鑫的同學呢?

原來,該校根據相關規定,嚴格按程序對2017-2018學年經補考後學業成績未達到要求的22名學生予以退學處理,另外40名學生留級。這一事件曾經使得各大媒體強勢關注。其中,園林學院2017級風景園林設計專業譚鑫同學不幸中槍,2018年9月學校對他予以退學。

但是,2019年譚鑫同學通過單招考試再次考入該校,就讀同一個學校同一個學院同一個專業,成為2019級園林景觀設計專業的一名新同學。

退學,坦然面對

談起大一的那段經曆,譚鑫說,那一年,從來沒有真正努力過。盡管在入學教育時,老師不厭其煩地強調學風建設。但總覺得,大學吧,就那麼回事,鬧着鬧着就過去了,相信了“考不及格不要緊,畢業時一起考,學校肯定會讓過”的“清考”“寶貴經驗”。

于是,專業課想學卻提不起精神,搞不懂也無所謂;公共課不想聽就不去,老師到寝室催也不去上課,打打球、玩玩手機、睡睡覺......又沒有家人管着,厭學、不學、逃學,日子過得蠻舒爽。“學校也對我進行了幹預和教育。”譚鑫說,一直認為,自己無論如何,也不至于淪落到被強制退學的地步。

但譚鑫沒想到,由于自己的不努力、由于自己的任性,大學剛開始邁進,就被退學了。“說實話,當得到退學的消息時,我感到非常震驚,也終于明白了一個道理,大學,不是混一混就能過的,我願意接受這份懲罰,很坦然地從頭來過。”譚鑫說。

“嚴進嚴出是一個既對學生負責、也對社會負責的教育趨勢。”該校黨委書記蘇立表示,對那些失去學習興趣的學生,根據規定和程序經補考後學業成績仍未達到要求的學生,也隻能用退學、留級這樣“殘酷”的手段,才能産生“當頭棒喝”的效果,讓他們清醒過來,重新認識到學習的重要性和自身的責任。“看到學生被退學,我心裡也很難受。但隻有高标準嚴要求,才能讓每個人都學有所獲,才能成長成才,才能避免更多的人中途離場。事實上,有些人隻有受到教訓才會警醒,才會回到現實面對現實。”蘇立說。

該校要求各個院部,對因退學而離開校園的學生,要保持聯系,了解他們的情況,盡可能幫助他們,讓他們開始新的生活。

回歸,水到渠成

退學在家的日子,譚鑫很頹廢,學校不要我了,我還能去幹嘛?我會被看不起嗎,我會被笑話嗎?我的出路在哪裡?甚至覺得走在路上都有人用嘲諷的目光看着他……他隻好整天窩在家裡,玩手機、玩電腦、睡懶覺……

在那難熬的日子裡,學校沒有放棄他,該校園林學院黨總支副書記謝輝、班主任、輔導員、班上的同學,總是看似不經意實則用心良苦地和他聊天,說一些學校和同學的趣事、也聊園林景觀設計專業方面的事。“從小學、初中到高中12年的努力,又有園林景觀方面的基礎,你就那麼輕易放棄嗎?”謝輝的話砸醒了他。在去年高考報考和今年單招報名時,謝輝還多次打電話給他和他的父母,告訴他一定振作起來,不要錯過報名時間。

“正是因為有了他們,感覺沒有被忘記、沒有被退學、沒有離開學校,我才有了重新報考回學校的勇氣。我沒有退路了,隻有從頭來過,在哪裡跌倒了就在哪裡爬起來。”譚鑫說。

據謝輝介紹,譚鑫同學喜好園林景觀,也有好的天賦和專業基礎,曾立志要做一名園林景觀設計師。退學後,他也不甘心,自學了CAD、繪畫等課程,今年單招考試時取得了不錯的專業成績。

考回原來的學校,雖然有很大心理壓力,但譚鑫表示,他認可學校的理念、老師的教學和同學的情誼。以前的他比較散漫,遲到、早退、不上課是家常便飯,對知識往往一知半解,動手時常常出錯,如在找透視點的時候,經常找不準,教《風景速寫》的謝光園老師總是不厭其煩地教他、督查他一遍遍練習,直到學會為止。還有範洲衡老師,對同學們每次上交的風景速寫作業,總是認真批閱、找出存在的問題、提出修改細節,從不應付了事,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未來,成才可期

退學後,通過高考又重回母校,引起了不小的轟動。譚鑫表示,學校的老師和同學對他沒有放棄,經常通過電話、微信開導引導他。現在又考回來了,可以到熟悉的校園散步、到熟悉的操場打球、聽熟悉老師的課、到熟悉的實驗室實習實訓……感到很開心。他表示,重新回來後,會做好規劃,管理好自己的時間,不會再對大學考試抱無所謂的态度。還要争取參加省級和國家級園林景觀技能競賽,斬金奪銀為學校争光。

該校園林學院黨總支書記張帆表示,譚鑫同學能夠重新考回來,說明他和家長對學校理念和管理的認可,對學校有感情、能感受到學校的關心幫助,對老師的情感、能夠勇敢面對。希望他能汲取教訓、珍惜機會、走向成熟,我們也會更加關注他、支持他、督促他。

原來教過他工程制圖和風景速寫課程的謝光園老師說,譚鑫同學重新考回母校,我們都感到高興。他繪畫基礎不錯、基本功紮實,起點高、天份也好,懂禮貌,就是有點懶散,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她希望譚鑫同學能汲取教訓,合理規劃好學習與娛樂時間,認真聽講、認真完成作業,好好學習,一定能夠學有所成。她握住譚鑫同學的手說“譚鑫,相信你,加油。”

譚鑫的媽媽王女士在采訪中表示,對學校當初将譚鑫按規定作退學處理表示理解和支持,這樣我們才能更放心的把譚鑫交回學校。雖然走了一點彎路,感謝學校給了他一個重新回到去讀書的機會,也請學校對他更加嚴格要求,讓他更快成長。

“大學從來都不是‘保險箱’”。湖南環境生物職院黨委副書記、校長左家哺表示,人才培養質量是高校賴以生存的基礎,也是社會對高校的期盼,澳大利亞、英國、美國等國外大學都設有退學機制。學校将繼續實行嚴格的“嚴進嚴出”制度,對極少數沉迷于睡覺、追劇、打遊戲、逃課挂科、躺倒不幹的學生進行淘汰,讓學生回歸學習本位。當然,我們對退學或留級的學生也會繼續關愛他們的成長進步。

經過這次求學波折的譚鑫說,“大學,真不是用來玩的,退學了,雖然可以重來,但原點永遠回不去,要珍惜大學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