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生态信息

将“綠水青山”更有效轉化為“金山銀山”

發布日期:2019/09/12 點擊量:525

來源:中國環境報2019-09-05 09:25

  作者: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哲學部副教授 孫要良

  2005年8月,時任浙江省委書記的習近平同志在湖州安吉縣餘村考察,得知村裡關閉礦區、走綠色發展之路的做法後給予了高度評價,并在餘村首次提出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重要理念。之後,習近平總書記在多個不同場合進一步深化了“兩山理論”,并以此為核心形成了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當前,各級領導幹部和專家學者學習、宣傳、踐行“兩山理論”逐漸走向深入,但是,在對一些有關問題的理解上還存在偏差。

  正确理解“綠水青山”“金山銀山”的科學内涵

  對于習近平總書記所說的“綠水青山”“金山銀山”這兩個概念的科學内涵,學術界有些人隻是流于字面上的理解,認為“綠水青山”就是山清水秀、湖光山色、鳥語花香,認為“金山銀山”就是金玉滿堂、堆金疊玉、日進鬥金等。這種望文生義的理解,容易造成對“兩山理論”甚至整個習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片面理解。

  實際上,這裡的“綠水青山”隻是個形象化的說法,指的是具有一定自然、地理、氣候特征的生态環境,這裡的“金山銀山”也同樣隻是個形象化的說法,指的是一定數量的經濟價值。因此,“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含義實際上是指:一個地區在不破壞生态環境的前提下,通過發展綠色産業和綠色經濟也可以創造一定數量的經濟價值。從修辭角度來看,無論是“綠水青山”還是“金山銀山”,都隻不過是喻體,都隻是比喻的說法,不能把喻體變成本體,不能僅僅把“綠水青山”理解為狹隘意義上的“山清水秀”的地理環境。

  正是基于這種考慮,習近平總書記2016年在參加十二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黑龍江代表團審議時表示:“綠水青山是金山銀山,黑龍江的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銀山。”也就是說,黑龍江天寒地凍的自然條件,也是一筆寶貴财富,關鍵看怎麼轉化它們、如何發展它們。如果說對于我國東南、西南地區來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那麼對于東北、西藏地區來說,“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銀山”。實際上,不僅“綠水青山”“冰天雪地”是“金山銀山”,汪洋大海、茫茫草海、戈壁黃沙、荒山怪石都可以通過發展與當地自然環境相适應的經濟産業,實現相應的經濟價值,變成“金山銀山”。

  因此,各地在發展經濟時,要圍繞自己的生态環境優勢,尤其要根據自然、地理、氣候特征來做文章,而不是一定要把自己的特有生态環境首先變成“綠水青山”,再去發展經濟。否則,隻會破壞當地幾萬年甚至幾億年來形成的特有的生态環境,甚至帶來生态災難。比如,在一些地下水資源已經十分稀缺的地方,就不适合大規模植綠,不宜将一些幹旱地區變成“江南綠洲”。唯有将“綠水青山”如此理解,才符合“兩山理論”的本意,才符合環境經濟學的科學原理。

  充分認識以“綠水青山”為代表的自然資本與經濟發展的真正關系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但在現實中,一些山清水秀的地區老百姓生活十分艱苦,經濟發展落後,比如一些革命老區、少數民族地區、邊遠地區。據此,出現了一些對“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論斷的質疑,認為保護生态環境就是影響了經濟發展和民生建設。實際上,這種觀點是錯誤的,這是沒有充分認識到以“綠水青山”為代表的自然資本與經濟發展的真正關系。

  要推動一個地區經濟社會發展,實現勞動生産率的提高,僅僅靠自然資本是不夠的,它需要自然資本、物質資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這4種資本之間的有機結合、科學配比、相互協同。而且,在不同的曆史發展階段上,各種資本的地位也是不同的。

  自然資本是指可以為人類提供生态、資源、環境服務功能的生态資源(如各種農産品)、資源存量(如土地、水)以及環境服務(如水循環、空氣淨化),不僅包括水、礦物、木材等資源,還包括森林、草原、沼澤等生态系統及生物多樣性。在工業革命之前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内,人類經濟社會的發展主要依賴自然資本。在生态環境問題已經相當嚴重的當今中國,自然資本的稀缺性也直接制約着經濟社會發展,一些地區由于水資源、礦産資源枯竭而出現人口減少或經濟衰退。投資自然資本,開始成為我國未來新的增長動力之一。

  物質資本是指各種物質生産資料形式,如機器、設備、廠房、建築物、交通運輸設施等。自工業革命以來,物質資本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越來越重要。在各種物質資本中,以機器、廠房、建築物為代表的各種固定資本最為重要。馬克思在《資本論》中就曾經認為,固定資本真正代表了生産力的發展程度,也代表了資本主義社會成熟程度。在工業革命時代,隻有固定資本才真正體現了人類改造自然界的能力,資産階級也正是借助于各種機器、廠房,才真正開啟了對自然力的大規模征服和利用,才使人類由自然力的奴隸變成自然力的主人。

  人力資本與物質資本相對,表現為勞動者身上的資本——科學知識、文化水平、技術能力、身體健康狀況等。20世紀60年代,美國經濟學家舒爾茨和貝克爾在經濟學曆史上首先創立了比較完整的人力資本理論,理論聚焦兩個核心觀點:第一,人力資本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大于物質資本的作用;第二,人力資本的核心是提高人口質量,而支付在教育上的投資是人力投資的最為主要的部分。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人類社會逐漸進入知識經濟、信息經濟、生态文明時代,人力資本的作用開始超過了物質資本的作用,逐漸在經濟社會發展中占據主導地位。

  社會資本是社會學家首先使用的一個概念,最早把社會資本進行概念化的是美國社會學家馬克·格蘭諾維特。他認為,社會資本是相對于經濟資本和人力資本的概念,是指社會成員之間的社會認同、社會聯系、社會互惠、社會信任、社會共識、社會道德、社會整合。一個社會隻有實現有機整合,經濟社會發展才可以真正迸發出勃勃生機。

  由此可見,自然資本僅僅是經濟發展的必要條件之一,而不是充分條件。不是說有了山清水秀、綠水青山,就自然而然應該實現經濟發展。而且,就自然資本來說,它包括生态、資源、環境等幾個方面,僅有山清水秀的優美生态還不夠,還需要一定的自然資源,比如礦産資源、水資源作為支撐。畢竟,優美的生态不等于充足的資源。

  對于現代經濟發展來說,它是4種資本綜合作用的結果。在一些山清水秀的地方,也可能由于物質資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的十分匮乏而陷入貧窮落後。相反,在一些自然環境雖然惡劣但是物質資本、人力資本、社會資本十分充裕的地方,經濟卻獲得長足發展。因此,在山清水秀與經濟發展之間,可能出現4種“邏輯模态”關系:第一,不僅山清水秀而且經濟發達;第二,雖然山清水秀但經濟不發達;第三,不僅自然環境惡劣而且經濟不發達;第四,雖然自然環境惡劣但經濟發達。這裡,最理想的狀态就是第一種邏輯關系。

  因此,山清水秀、綠水青山的自然環境最終是否能實現經濟發展,關鍵要看這4種資本是否都具備,以及他們相互之間科學合理的比例關系。比如,對現代經濟社會發展來說,人力資本就是最重要的,需要格外加以重視。有了優質的人力資本,自然生态環境的開發利用就有了新思維、新理念、新技術、新制度。因此,一些生态環境良好的地區,不能想當然地認為這是自己的絕對優勢,甚至可以“躺赢”,一定要格外注重發展其他3種資本形式,使4種資本形式形成合力,不要讓它們出現短闆。

  推動“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化的程度和方式十分不同

  辯證唯物主義認為,任何事物的發展都是有條件和界限的,“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也不例外。從主體功能區劃來看,我國廣袤的國土可以分為4類開發區:優化開發區、重點開發區、限制開發區和禁止開發區。在不同類型開發區上,開發的内容和重點也不同。有些地區要重點推進城鎮化、工業化,有些地區要重點發展糧食生産,有些地區要重點提供生态産品和生态服務。因此,推進“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轉化的程度、方式也是十分不同的,不能平均用力。其轉化程度和方式一定要與主體功能區規劃相适應,不能“種了别人的田,荒了自己的地”。也就是說,不能脫離主體功能區劃,盲目推進這種“轉化”。

  此外,“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也不是在“此時此地”實現的。一些限制開發區、禁止開發區保護了綠水青山,恰恰為重點開發區、優化開發區實現經濟發展創造了外在客觀條件。可以說,處于限制開發區、禁止開發區的“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是在重點開發區、優化開發區實現、完成的,因此,後者應該對前者進行一定的生态補償,幫助他們獲得“金山銀山”,創造經濟價值。另外,“綠水青山”向“金山銀山”的轉化不是一朝一夕甚至十年、二十年就可以實現的,它需要幾十年、上百年甚至幾百年,這是因為“生态生産”與“物質生産”“人口生産”不同,生産周期十分漫長,在這個問題上不能有任何急功近利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