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 首頁 > 生态信息

我國自然保護地迎來發展新機遇

發布日期:2019/09/12 點擊量:528

來源:光明網-《光明日報》2019-09-07 03:00

  【生态建言】    

  作者:王偉 劉方正(分别系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生态所自然保護地研究室副研究員、助理研究員)

  當前,我國已建立各級各類自然保護地超過1.18萬個,保護面積覆蓋我國陸域面積的18%、領海的4.6%,在維護國家生态安全、保護生物多樣性、保存自然遺産和改善生态環境質量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與此同時,重疊設置、多頭管理、邊界不清、權責不明、保護與發展矛盾突出等問題日益積累,也制約了我國自然保護地事業的發展。

  不久前,中辦、國辦印發《關于建立以國家公園為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為推進建設美麗中國、共謀全球生态文明建設提供了堅實保障,标志着我國自然保護地的建設發展進入了新時代。從建立自然保護地法律體系,整合優化自然保護地,到探索自然保護和可持續利用新模式,進入新時代的中國自然保護地無疑将有大作為。

  我國自然保護地法律體系有望形成

  随着我國自然保護地事業的不斷發展,現有法律法規已不能滿足保護管理的需要,一些制度設計與實際執法中的問題日益突出,主要體現在以下三個方面:一是自然保護地類型多樣,制度設計缺乏普遍性和特殊性的整體考慮;二是《自然保護區條例》的統領性不夠;三是相關規定的實施缺乏監督主體,執行效果不理想。

  針對上述問題,《指導意見》明确提出要“完善法律法規體系”。筆者認為,借此契機,未來我國有可能形成“基本法+專類法規”的自然保護地法律體系,即以自然保護地法為基本法,從整體性、系統性、基礎性進行一般規定,同時配套“國家公園法(或條例)”、《自然保護區條例》、“自然公園條例”和必要的管理辦法及技術法規,構成我國自然保護地法律體系,解決立法價位低、執行主體不明、統領協調性弱等問題,切實為有效保護自然資源和生物多樣性保駕護航。

  優化整合推進現代化治理

  據不完全統計,當前我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與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中,有25處空間交叉或重疊;國家森林公園與國家級風景名勝區中,存在45處空間重疊。一些地方在具體管理自然保護地時,因重複設置、多頭管理、邊界交叉等原因造成管護和開發定位不清,嚴重影響管護效果。

  《指導意見》明确提出“整合交叉重疊的自然保護地”和“歸并優化相鄰自然保護地”的要求,可謂兼具現實和戰略意義的重大舉措。具體表現在:一是按生态價值和保護強度,确立國家公園、自然保護區、自然公園的級别排序;二是明确優化整合的具體操作原則,确保自然保護地保護強度不降低;三是确保自然生态系統完整和物種栖息地連通;四是實現“一個保護地、一套機構、一塊牌子”的管理機制。可見,此次空間與管理機構的優化整合,開啟了自然保護地現代化治理的新篇章,将為切實提升自然保護地的保護成效奠定堅實的基礎。

  探索自然保護新模式

  生态環境保護的成敗與經濟結構、發展方式有着重要聯系,既不能竭澤而漁,也不能緣木求魚。我國不少自然保護地位于“老少邊窮”地區,且内部及周邊人口衆多,對自然資源的利用方式原始、依賴程度較大。傳統的“封閉保護”未能正視人類社會發展的合理需求,不利于協調人地關系,甚至激化了自然保護地管理機構同當地社區的矛盾。《指導意見》立足國情,提出了“堅持生态為民,科學利用”的基本原則,既要保護又要發展,很好地協調了人民群衆對優美生态環境、優良生态産品、優質生态服務的需要。

  探索自然保護和可持續利用的新模式,有助于解決當前生态保護和發展利用的矛盾問題,為區域可持續發展找到新出路,為此,筆者建議:首先,開展生态扶貧,利用好當地的優質生态資源,發展以生态産業化和産業生态化為主體的生态經濟體系,創新生态價值實現的體制機制,實現生态文明建設和扶貧攻堅的雙赢;其次,轉變生産生活方式,用好生态系統的供給服務和調節服務,并通過挖掘傳統文化和特色民俗,提高生态産品的社會知名度和市場吸引力;最後,加強可持續生态學的研究和成果推廣,強化自然保護地在可持續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用好“兩山”理論實踐創新基地的經驗,向世界講述新時代中國生态文明建設的精彩故事。

  《光明日報》( 2019年09月07日 05版)